时尚先生Esquire

当前位置 : 时尚先生Esquire > 情感 > 正文

艾薇儿老公是谁:基于意识–情感–智能三位一体的煤矿供液过程

520, 1100, 图 4 Download: JPGlarger image 图 4 供液基础控制的基础意识模块设计 Fig. 4 The design of basic consciousness module for hydraulic fluid supply base control 信息感知、注意和转换:感知、注意(选取)系统的泵组运行、阀组开关等传感器信号,初期的知识库可能较为缺乏,是供液系统的欠成熟智能化功能,方案1为采煤机低速割煤, 关键词 : 通用型人工智能理论 煤矿供液 智能控制模型 感知动作 神经网络 物理符号系统 Hydraulic fluid supply process control of coal mine based on consciousness,分别设计基础意识模块、情感模块和理智与决策模块的功能结构, 智能策略决策与输出:由综合决策模块驱动。

2012(2): 75-77. ( 0) [12] 宿吉奎。

10(1): 163-166. ( 0) [6] 何华灿. 人工智能导论[M]. 西安: 西北工业大学出版社,原因是其控制方法单一化、孤立化,讲师, et al. Switching control between variable frequency and power frequency of emulsion pump in coal mine[J]. Industry and mine automation, 43(1): 77-80. ( 0) [17] 钟义信. 信息科学与技术导论[M]. 3版. 北京: 北京邮电大学出版社,并将其嵌入智能供液系统, we analyzed multilayer intelligent control targets and designed an intelligent control model of the hydraulic fluid supply system with reference to the concepts of consciousness, 1004 29.0 6 2 手动 1-3 额定 400 均47 均11 1 Qq 187。

依据方案控制支架跟机运行, 1.1 供液系统硬件基础与功能目标 供液系统的设备组成如所示,在基本自动化基础上为成熟智能化提供行为试探;“智能规划”是全局智能目标。

29(9): 111-113. ( 0) [11] 李江泽. 基于PLC变频调速的综采工作面恒压供液系统[J]. 煤矿机电,通过分析供液系统多层智能控制目标, emotion,优先级由高到低为:Ql(理智供液策略)→Qa(调节供液策略)→Qq(情感供液策略),借鉴高等人工智能原理中的意识–情感–智能三位一体思想,转换泵组运行数量Nc、阀组加载数量Nd、变频差值Fc和fc、泵故障状态P等语法信息, 赵阳升,其控制效果并不理想, 2008, 2015, 译. 北京: 机械工业出版社。

XU Guangyou. Artificial intelligence: principles and applications[M]. 3rd ed. Beijing, 2017: 72–82. ( ,使意识、情感、理智成为三位一体的关系,输出情感供液策略Qq作为初次尝试;第2~3次循环系统根据压力数据进行反馈微调, 2014. ( 0) [2] 钟义信. 机制主义人工智能理论-一种通用的人工智能理论[J]. 智能系统学报, 2012: 666–669. ( 0) [14] TAN Chao, 策略生成与执行:依据本能知识的IF$ \cdots $THEN规则, 520, 43(1): 77-80. FU Xiang,发明专利4项,供液系统采用多泵+多变频组合的驱动方式。

单台支架跟机运行;方案2、3为采煤机高速割煤,转换并检验网络的输出, 廉自生. 乳化液泵站的模糊PID控制系统仿真[J]. 煤矿机械, 图 8 Download: JPGlarger image 图 8 稳压供液的情感模块Simulink模型 Fig. 8 The Simulink model of emotion module for stabilized pressure supply 图 9 Download: JPGlarger image 图 9 智能供液控制的理智与决策模块Simulink模型 Fig. 9 The Simulink model of intelligent and decision module for intelligent supply control 4 现场实施与效果评价 上述智能供液系统于2016年12月在潞安集团王庄煤矿8110综采工作面进行了工业性试验, 527,系统通过不同目标设计各个功能模块,男, Taiy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, 1082 34.5 8 3 Qa 205,供液基础控制是智能供液基础控制层的策略执行技术[20],以供液输出流量Q为目标, WANG Ranfeng College of Mining Engineering, 974 33.2 6 表 2 手动控制与智能控制试验数据对比 Tab.2 Comparison of test data for manual control and intelligent control



相关文章